全民光伏時代來臨 分布式光伏電站爆發中

來源:能源新聞網 日期:2017-03-13

全民光伏時代來了!

2月初,《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深入推進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加快培育農業農村發展新動能的若干意見》,也就是中央一號文件正式出臺。這份指導我國農業發展的行動綱領,對光伏發電、清潔能源作出如下表述:

深入開展農村人居環境治理和美麗宜居鄉村建設。實施農村新能源行動,推進光伏發電,逐步擴大農村電力、燃氣和清潔型煤供給。

業內人士表示,光伏發電寫入中央一號文件具有兩方面深意:一是打造光伏+農業發展模式,加快農村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步伐;二是在廣大農村推廣太陽能發電,助力能源業自身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這種“政策+市場”雙驅模式是頂層設計的表現形式,對外界傳遞了全民光伏時代到來的政策信號。

事實上,不止中央一號文件支持光伏發電、清潔能源產業。在此之前,國家發改委、國家能源局制訂的《電力發展“十三五”規劃》、《能源發展“十三五”規劃》、《太陽能發展“十三五”規劃》和《可再生能源發展“十三五”規劃》,以及國務院印發的《“十三五”國家戰略性新興產業發展規劃》,都將太陽能發電列為重點發展對象。同時,山東、山西、浙江和江蘇等省份也相繼出臺了地方性的發展規劃。

此外,在地方兩會的政府工作報告中,清潔能源、太陽能發電等字眼也被頻頻提及。據能源新聞網查詢了解,“推進兩個‘千萬千瓦級’可再生能源基地建設,新安排太陽能光伏裝機100萬千瓦,加快國家確定的4個光熱發電項目建設”寫入了青海省政府工作報告。

太陽能發電成績斐然作為傳統能源的補充和替代能源,太陽能發電因其在能源轉型中的重要角色而獲得持續的政策傾斜。在國家實施財政補貼的推動下,我國太陽能發電事業也取得了不斐的成就。

國家能源局公布數據顯示,2016年中國光伏新增裝機容量為34.54GW,累計總裝機容量已達77.42GW,兩項數據均排名全球第一。其中,光伏電站新增裝機容量為30.30GW,分布式新增裝機容量4.24GW,年增速達到200%。數據還顯示,截至2016年,我國分布式累計裝機容量為10.32GW。

無可否認的一個事實是,《關于完善陸上風電光伏發電上網標桿電價政策的通知》催生“6.30搶裝潮”是2016年光伏裝機爆發的誘因之一。據了解,受此政策刺激,全國多地出現了光伏搶裝潮,2016年上半年國內新增裝機規模就超過了20GW,相當于2015年同期(新增7.73GW)近3倍,更遠超2015年新增裝機規模15.1GW的水平。

后6.30時代 分布式前景大

經過這次非理性繁榮,業界隨之進入理性發展期。產能集中釋放之后,昔日榮光能否再現就此成為業界普遍關心的話題。

總體來看,受“領跑者”計劃和分布式支持,后“6.30”時代,光伏發電前景并不悲觀。

近日,中國光伏行業協會預測,2017年我國光伏新增裝機容量將達20-30GW的水平。其中,普通項目預計為12.6GW,領跑者技術基地預計為5.5GW,光伏扶貧項目預計為4.81GW,增補指標預計為10GW以上。對此,水電水利規劃設計總院研究員秦瀟預計,2017年上半年新增規模將會超過10GW。

1、集中式與分布式將分化不過,按照歷史發展情況和未來發展趨勢來看,有兩大信號顯示集中式(光伏電站)與分布式(屋頂光伏)的發展前景不可同日為語。

第一個信號是:光伏電站經過爆發式增長,已步入平穩成長期。“十二五“電力工業發展情況顯示,光伏裝機容量由0.003億千瓦增至0.42億千瓦,年均增速為驚人的168.67%。相比“十三五”太陽能發電裝機容量目標由0.42億千瓦升至1.1億千瓦,預期年均增速為21.2%。剔除2016年非市場因素帶來的增量,光伏發電市場已進入平穩增長期。

第二個信號是:市場目標趨于分化,分布式剛起步。相關《規劃》均顯示,到2020年太陽能裝機總量定為110GW,光熱為5GW,光伏電站為45GW,分布式為60GW。機構統計,分布式光伏未來4年年均復合增長率將高達58.17%。

2、棄光限電或掣肘集中式尤為值得一提的是,在光伏電站項目“大干快上”過程中,一些地方出現的“棄光限電”問題也較為突出。數據顯示,截至2016年底,中國并網太陽能發電累計裝機容量77.42GW,同比大增81.6%。與此同時,并網太陽能發電設備利用小時數為1125小時,同比下降99小時,降幅比上年擴大88小時。

讓人觸目驚心的另一個數據是,甘肅一家達150兆瓦光伏裝機企業,2016年近70%的裝機在閑置,是棄光最多的一年。甘肅的“棄光”問題并不是個案,在光伏發電發展較快的內蒙古、新彊和寧夏均有類似案例。一些地區的“棄光”問題得不到解決,無疑會影響到當地政府發展光伏電站的政策支持力度。

還需要注意的是,全國部分地區的光伏裝機容量已處于高位。數據顯示,新彊、甘肅、青海、內蒙古、江蘇和寧夏的光伏裝機容量均處于5GW以上,分別為8.62GW、6.86GW、6.82GW、6.37GW、5.46GW和5.26GW。按照一些省市10-12GW的規劃目標,未來發展空間已明顯壓縮。

而在全國各省市的裝機數據中,盡管2016年同比增速高達200%,分布式光伏的裝機容量相對偏低,2016年全國新增裝機僅為4.24GW,遠低于光伏電站的裝機水平。

真正的分布式是“遍地開花”

按照國家劃定的能源發展路線圖,分布式將成為發展的主要方向。國家能源局官員在不同場合先后表示,能源局接下來將著力解決“三北地區”的棄光限電、可再生能源發電就近消納,以及爭取早日實現平價上網、推進光伏技術的普及、應用和引導光伏市場重心向中東部轉移等問題。

在促進光伏應用層面,發展分布式顯然是重中之重。首先,它面對的市場空間巨大;其次,它對應的市場人群也是最大。據不完全統計,我國住宅屋頂分布式光伏裝機市場潛力為4.3億千瓦,潛在發電量為4276億千瓦時。其中,城市屋頂可安裝面積約23.42億平方米,裝機潛力約7026萬千瓦,發電量潛力約702.6億千瓦時;農村屋頂可安裝面積約119.10億平方米,裝機潛力約3.57億千瓦,發電量潛力約3573億千瓦時。

此外,另有不具名專家也表示,目前根據全國的屋頂面積粗略估算,屋頂光伏裝機可能有上百個GW容量。

“中心突破,遍地開花,這才是真正的分布式。”某國內光伏業巨擘掌門人曾這樣描繪他心中的分布式發展愿景。

業內資深評論人士指出,相較光伏電站在地域、時空的局限性,發展屋頂光伏更具有普惠意義,更能彰顯分布式的獨特內涵。如果城鎮、農村的建筑屋頂都裝上了光伏,通過“自發自用,余電上網”模式創收,光伏發電也就做到了全面的普及和應用。

政策+市場聯動 分布式駛入快車道

我國分布式光伏起步晚,目前仍處于發展初期。國家發改委能源研究所研究員王斯成日前指出,分布式光伏市場尚未真正啟動,但市場潛力巨大,發展分布式將是國家重點政策導向。發展分布式需要建立與之相配套的政策法規,規范合同能源管理,不設配額限制、不拖欠補貼、統一收費標準,引入電網監管,第三方來核準電量,然后跟建筑業主進行交易。同時,還需完善基礎設施建設,在儲能、微電網、多能互補等方面搭建好環境。

而在國家統籌安排規劃之下,各級政府也緊鑼密鼓在推進發展分布式的配套政策。繼國家能源局發布《微電網管理辦法》意見的函和意見稿后,山西省經信委近日印發了《關于開展全省工業企業光伏屋頂資源調查的函》,上海市地方標準《分布式光伏發電項目服務規范》也正式出爐,并將于今年5月1日起正式實施。

對此,業內人士認為這些政策、法規的出臺既為分布式規范化發展奠定了堅實的基礎,更為接下來的發展和推廣鋪平了道路。

一個值得關注的政策動向是,國家能源局、工信部等多部門將出臺技術創新、產業體系等方面的新政,將全面實行競爭性項目分配,優先支持分布式光伏發展。

有關分布式光伏的范圍劃定,官方的表態基本確定了方向。據國家能源局新能源司副調研員邢翼騰透露,初步考慮只有建設用地上的分布式項目才算真正屋頂分布式,還要對屋頂分布式電壓等級、容量等級進行規范,結合電力市場改革推動屋頂分布式就近交易。此外,重點支持領跑者基地建設,開發光伏扶貧項目,優先支持300KW以下村級電站。

從中央一號文件到能源發展十三五規劃,從地方太陽能發展規劃到地方性規范文件,從太陽能裝機容量目標到屋頂光伏市場數據,各級政府的政策導向和市場驅動機制均指向一個共同的趨勢:分布式光伏將全面駛向發展的快車道。